Archive  RSS  Login

若浮云II


 
Category: 浮云天青  

2018年的计划

真是感人至深 我居然来写2018年的计划了
起因是因为之前在写到新单位工作三年感想时 居然觉得没啥可写 只觉时间飞一样过了3年 跟浪费了一样 太恐怖了 怎么一下子就3周年了 然后今天看了一个帖子 意思就是除了工作总结 还应该有其他方面的总结和计划 努力不让自己一年白活
好吧 那就写一点 虽然可能并不能很有用 我试着改变吧

事业
2018年上半年预计是长时间的休假 休假期间能够把一直以来想要学习的建造师拣回来就太好了 可能还要先去了解更基础的知识 最好能够赶上下半年的建造师考试 如果实在学习不下去 找一个类似的领域来替代
下半年回归单位工作 能保持现有的工作即可 没有什么大的需求 以尽量少影响生活为主

成长
与事业相关的 建造师的学习
个人兴趣方面 可能会选择经济学相关的方向吧 这方面一直比较好奇 了解一点基础的知识
每天花一点时间在看书上
偏向于选择日系 因为已经习惯日文翻译风了 笑哭
学习如何做合格的父母

财务
计算一下养一个崽 或者说养两个大人和一个崽的花费 从财务上现实地考虑养两个崽的可行性
别的没啥了 反正穷 没钱

娱乐
还是以顺其自然的心态保不出开闭坑吧 因为找了这么久 也没有找到替代品
认真地希望能找一个替代品
如果要说一个尝试的方向的话 音乐剧或者舞台剧吧
养好屁股花 尝试春播和秋播
加强与朋友的联系 交到一个新朋友
去湖南博物院看一次展览
产假结束前去省外旅游一次
年假请在下半年 省外旅游或者去看演唱会
没看完的书 东周列国志

健康
产后恢复
减肥
拔掉智齿
一定要完成18年的体检

家庭
在新单位工作三年 也是和cp结婚三年了 18年多记录一点CP的事情
养好一个崽
多陪父母
改掉自己变坏的脾气和语气


Category: 梦中尤记  

来 该吃药了

挺难得的开电脑 说两个梦

有一天我梦见阳菜
阳菜直接趴在我身上 头抵在我的额头 跟我对视 我心想 这真是一双漂亮的眼睛啊 又从他的眼里 看到自己的眼睛 竟也有神起来
她就问 你怎么总爱玩一个游戏 我就说 好玩啊
。。。中间的对话竟给我忘得差不多了 嗯 好像是她说 我要用你的笔记本电脑 我的被你叔借走了 什么的
只还记得我跟她说 我准备要结婚了 她问是什么时候 我说 大概今年或者明年吧
说这一句时 一瞬竟有点想哭 于是睁大眼睛 也不眨眼
她说 你要有准备 结婚以后 总有要一个人面对不开心的时候
声音软软的 就像平时我听到的那样 却又利落且认真
我想了想 答 这时候我还有我的笔记本呀
。。。
所以只是想要换笔记本吗!!!!!!
醒来一点都不感动好吗

还有一个就昨天
事情是这样的 前几日看过光影共栖之后 我就在想 就在脑补 敦子是如何逃出的?又如何与优子再次见面呢?
结果有一次就做了营救敦子的梦
醒来心想这样未免太简单 就想 其实去救敦子并非是大岛的委托 而是统治上层的授意 于是敦子被从俄罗斯救回 又再次为本国控制 并未获得自由
梦里的我跟敦子说我肯定得完成上层的任务 保持信誉 不过 完成以后 不代表我不能接受营救大岛的任务
结果等我再找到精神病院时 大岛已经通过自己的途径成功逃出 我还未来得及再去寻找她的踪迹 她已反找到了我质问敦子下落 我告诉她的已经交货了并且接受了敦子的委托来营救她的讯息激怒了她 她直接就挥拳跟我打起来了 但是都懂的在叔叔的梦里叔叔是打不死的 于是她很快被我打倒了 叔叔觉得这一颗凑CP的心也有一点点愧疚 就对被我打倒躺在地上的优子伸手表示可以提供交付任务的全部线索作为补偿
优子却没有理睬我伸出的手 冷冷地爬起来
说了什么我忘了 总之是 比起关于敦子的线索 她更想得到我打不死的技能
我整个无语地冻住了 蹲在地上都没有站起来 而优子身边开始出现大群黑影 全是她的打手 将我和她围了起来 这个时候我已经快要醒了 因为这个梦信息量已经溢出了 我忍着没醒 问她 不想知道敦子的下落? 被魁梧的打手簇拥着的她已完全换了一副表情 睥睨着我说要得到我的不死技能 武装出一个不死战队
身边的打手数量还在不断增多 变换着站位 我缓缓站起来对她说 既然你不是那个要救敦子的大岛 我为什么要帮你? 甩出这句话直接下了线
就是这样
醒来大呼这简直是神展开呀妈蛋!!!

行了 氯雷他定的药效上来了 我可以滚去睡了


Category: 浮云天青  

铁打的甲方流水的乙方2

今天来写第二段 第二个是xin君
弓长君走后 xin成为我们这片儿的负责人
xin是这么多孩子里我最喜欢的一个 大概跟他与我有相同的名字有关 当然不是同一个字
他称呼我也很亲切 算是关系很近的一个朋友
xin接手我们片区的时候 网络爆炸增长 但相对的他已经不像弓长君那样单兵作战了 很多帮手在这边的 所以虽然压力确实挺大的 但事情还不算负担太重 他的帮手们 我后面会写的 嘿嘿
但事实上他很独来独往 不是他不亲和 而是没怎么有时间和兴趣经营和他的帮手们的关系的感觉
性格和气质上 我很欣赏他 也觉得他和我有些许相像之处 不同的是他有独属地环绕的幽默 和狗血的忧郁
不修边幅 有时候不剃胡子 不过这也跟太忙有关 干这一行的 大多风尘仆仆
总是眯着眼睛笑 经常有那种“嘻嘻”的笑容 节操呢!?
之前说过 慢条斯理 他像有点大舌头似的 思考着说话时字词总是裹卷在唇舌里
有一天我和他一起上班 嗯 不记得是不是加通宵班了 他在那儿唉声叹气 然后对我说 他失恋了
那时候我跟他也没打几次照面 也都是工作上的联系 我乍一听到 觉得很搞笑 有种是不是实在找不着人倾诉了的失笑感 我就面上很严肃地问他具体
我还记得大致故事是这样的 他原本一直保持关系比较好的朋友 虽然早已订婚 但有一天突然跟他表白说爱着的不是她的未婚夫而是他 而他收到这个表白之后觉得确实自己心里边儿挺喜欢这个女孩儿的 就在一起了然后开始共同劝说女孩儿的家里同意退掉以前的订婚 结果事儿谈得不太好 他心想估计还是弄不成 纠结难当
嗯 但是我给他说了什么我已经不记得了 这件事挺有意思的 一下和他关系拉近不少
后来有一次我又问他有关他和他那个女孩儿的问题的时候 他说了一段 突然说 欣酱 你是不是喜欢我?
当然他喊的不是欣酱 但是称呼上已经和这个一个等级了
我当时觉得很无语
因为叔叔是很认真地在关心他的感情生活 算是朋友间的一个普通的话题
你跟我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呢哈哈哈 我笑着回答
这时候就是考验情商的时候了 但是叔叔的情商是负值大家都懂的
这样的契机一闪而逝
也是很有意思的一件事
他后来去负责别的片区了
有时候遇到设备上的难题还会打电话问他 不过他现在已经不在原来的公司做了 回老家结婚了 233


Category: 浮云天青  

铁打的甲方流水的乙方

自ya君离开永州以后 一直想写这个来着 不过今天时间不怎么够 大概会分几段写吧
是想写自我工作以来接触到的中兴那帮搓孩子的事情 工作有快四年了 中兴的永州负责人换了N轮了 我还是在这一个岗位 这就是标题铁打的甲方流水的乙方的由来
其实说实话当初我也想不到自己会待这么久啊!!!这是另个话题了
我刚来公司的时候 中兴的负责人是弓长君 哈哈 昵称我会乱写 其实平时称呼肯定不会这样
我的师父hq君是个很有亲和力的人 和所有人都能有很好的关系 当然和弓长关系也很好 简直是一对好基友 他俩聊天聊着聊着就会相视发出很相像的猥琐笑声 。。。
弓长君=槟榔
他槟榔吃得不会停 与他谈话间 一包槟榔渣就产生了 还非常没素质地把渣渣藏到办公桌底下的架子上 为什么他还能有味觉 真是神奇
靠槟榔他能保持一个晚上都很有精神 hq就不行了 一熬夜两眼就充血 要说他俩为什么好基友呢 晚上割接的时候一个玩非常无聊的刷经验游戏 一个玩非常无聊的塔防游戏 当然为了统一 一般是两个人都玩非常无聊的塔防游戏
说话做事整个都慢条斯理的 这点倒是中兴那帮搓孩子的共通 要说他的特色的话 就是镇定 能忽悠 让他处理的问题 都是有解决方案的 当然方案能不能实施 那就得看甲方的资源了
当时亲近哥被他忽悠烦了 嫌他不勤快 打800投诉他 立马跑公司跑的频繁了 但我总觉得自那以后他跟我们疏远了不少 说话的语调都平淡了不少 估计还是有点伤心的
技术还是挺好的 都是真功夫 当时我也是刚开始工作 跟他学了不少
后来升官去了省公司伺候省公司的爷了 我个人臆测跟投诉他伤了心有关
hq应该偶尔与他还有联系 几年不见了


Category: 梦中尤记  

剧情太复杂现在都懒得记下来

其实大多数情况下就跟看电影似的 没有太多的参与 只是做一个旁观者 要不就是我用那两个特殊的技能游荡 逛的也是熟悉的场景组装的混合场景

最近一个新的玩法 我先想一个设定 完了睡着以后就会跟着这个设定衍生出剧情

最近的一个设定是我是吸血鬼猎人 在白天打开了一个吸血鬼陷阱 里边儿有一只被困的吸血鬼

当然到我睡着了他不让我是猎人我也没办法呗

头一次应该是被咬了 猎人打开了吸血鬼陷阱 垂死的吸血鬼正好抓住咬了一口 真疼 叔叔都疼醒了

第二回 猎人打开陷阱放走了吸血鬼 就接别的猎杀任务去了 跟一个吸血鬼打了好久 好不容易把吸血鬼杀死了 猎人也伤得不轻 左手边肋骨下戳了好大一个洞 风吹起来透心凉 呼呼的 接着四周围过来了一堆吸血鬼 被猎人从陷阱里救出来的那只吸血鬼突然出现 抓着猎人就跑 躲过了吸血鬼的围攻

第三回 猎人打开陷阱把吸血鬼放了出来 原本想要留着做宠物 谁知放出来的不是吸血鬼而是狼人 一失手把变身了的狼人打死了 接着又和一个吸血鬼缠斗 打得太辛苦了 都不想打了 好不容易胜了 结果又出现了第二个吸血鬼 猎人红也没有了 蓝也没有了 只有不停躲闪 兜圈子 最后应该是没打赢 要不就是战斗超时了被踢了

第四回 猎人本是去一个城堡应征任务 途经城镇外围的一个吸血鬼陷阱 把被困在里边的吸血鬼放了出来 留在陷阱旁的一个屋子里就前去城堡应征去了 走进城堡发现有一堆互相瞧不起的来应征任务的人 猎人加入了应征的队列 也暗与身边的其他猎人比较和试探 接着城主出现见了个面 为来应征的人准备了住下的房间 猎人打开自己的房间 却发现曾救下的吸血鬼蜷在床上 城主此时也正好出现在猎人的房间 透露出这个吸血鬼是城主非常重要之人的讯息


还有很多零散的片段 懒得描述了


Category: 耽于逸乐  

关于组阁 什么的

原本昨天有一堆话来着 似乎今天又不怎么想得起来了 就按时间的顺序回忆一下好了

第一次组阁的时候 叔叔刚刚入坑 等我把K组记得清楚 AB成员则可以用排除法判断的时候 才发现 哦呀 原来这个已经是元team了呀

组阁祭上 本命君接过了K组的牌子 一脸郑重又潇洒地像观众鞠躬

接着 3月间 开始了新K的公演 reset真的是一个很不讨喜的公演 不仅公演 那时新K的一切都不讨喜 粗制滥造的公演 为了推广这个粗制滥造的公演而不能像其他队一样在演唱会上唱元team公演曲的差别 本命君头衔与站位的不符 直到第二次组阁的到来 reset公演也即将替换 才对这个公演 对新K队伍 有了不舍的感情 组队三年 也不容易 后段时间 我则被新A公演吸引 因此还换了首推 大概也可算做组阁后的收获?

12年SSA 其实已经把我主推的所有CP拆掉 敦子准备毕业 小松和迷路开始两团兼任 毕业自不必多说 小松的兼任更像是完全移籍的试探与准备 迷路则是模式的复制与最终意图的掩饰 其他成员为时不久的兼任则根本是避免孤例而已 第二次组阁 大部分成员兼任结束 只有小松和迷路仍在兼任之列 运营的心思简直无法再隐藏了 兼任有什么不好? 兼任什么都好 因为是兼任到开闭的队伍 東京圈的影响力 自与地元圈不同

第二次组阁 基本没啥感想 小嶋桑换到了TB 虽然当时惊讶 但也没什么不好 而且waiting公演一来 就TB的公演我还能看看 TK的公演虽然用心 但有种过于循规蹈矩之感 TA就不用说了 没什么推在 看了白看 然而公演一直炒冷饭终究不是个法儿呀 飞秋死命地跳票 我已不抱任何希望了

13年 开一的组阁 组阁就组阁呗 反正玩儿多了 见怪不怪 唯一不爽的是把我玲奈踢去了TE 拆CP尚在其次 教我如何接受ACE转型队长的落差?! 总之我到现在还没接受 除了选秀那会儿代表TE选人我还是看得挺爽的

难波和开题的人员调动 不熟略过不表

再到这次的全系大组阁

叔叔早就捂好了玻璃心 但还是给运营跌得粉碎 我那莫名其妙的当了队长的推儿 又再次莫名其妙的卸任了队长 被踢去了乃团 别的不说 谁都知道兼任开闭是个好活儿 但兼任乃团虽然也是東京圈谁也不知道他是不是个好活儿啊 !早知这样 我还不如先帮队长乐一会儿呢 ! 这会儿新闻倒是先赚足了眼球 但别的不算 首先就得多加乃团一年N单的握手会份儿 又趟了乃团这趟浑水 至少这会儿 叔叔是觉得弊大于利 除非乃团那儿发了善心给玲奈个C 我自己就先笑过了

CP啥的就不提了 小松居然没有完全给开闭弄过去 我都觉得挺惊讶的 真的是个好孩子啊

只希望两个孩子都别太辛苦了 身体是本钱啊 唉 亲爹真操心 不说了

其实每次都对组阁挺抵触的 优子说他每次都相信着开闭 这真是安慰人的话 虽然是人都会对变动感到不安 但这不安更多是来源于运营无法揣测的意图 运营只能保证整体的收益 而谁也不能肯定自己就不是炮灰的那一个




Category: 耽于逸乐  

人王大岛

元旦贺

阿优优 恭喜毕业!!!

人王大岛 回到原点 新的故事 从此开始

昨天阿优优红白宣布毕业时 觉得很开心 不同于敦仔毕业时的茫然 阿久毕业时的伤心不舍 也不同于本命君毕业时的百感交集 纯粹很开心 觉得合适 且期待

我可爱的阿优优

往昔所见 历历在目

昨天敦仔也发了推 神子人王 终于ww

新的一年我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想做的事情有很多 虽然都是些不太正道儿的事ww


N

Nrandom

Author:Nrandom
/N2
一只流浪汉 流浪汉一只
AKB Holic

搜索栏
Bangumi图像榜单
N2 的个人主页
新浪微博
加为好友
FC2计数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