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RSS  Login

若浮云II


 
Category: 梦中尤记  

醒来总是完全知道自己在想什么的失笑感

我为什么非要在这个点回忆梦境啊!!!

这是潜藏的我 有时带着伪装 有时又非常直白


无法理解的信仰和家族冲突

只是跟着家族的人一起去争斗 一群人连夜赶路 深夜里 遇见了同一阵线家族的人 对方的家长带着因争斗而死去的年轻人的尸体 声泪俱下诉说着对对立的仇恨 说到激愤处 所有人都左膝跪地起誓报仇 而我却懵懂地跪错了右膝 身边的长辈默不作声地将我拦进自己人身后 我才意识到这个非常严重的错误 偷偷地改成双膝跪地 对方似乎察觉了我的动静 狠狠地瞪过来 我为免他们看出破绽 也大胆无辜地直视他们的眼光

这一群人汇合后 又加速往对立的边界移动 到靠近对立方地盘时 沿途看见身着不同信仰的服饰的正在劳作的平民 走在前面的年轻人便几人合力将人摁倒在路边 抓着他们的头发生生将头磕在地面 直到磕得脑浆迸出才放过 我怕同行已经疯狂起来的同辈看出我的胆怯 根本不敢走在队伍前列 放慢脚步 却又要眼看同辈疯狂残虐平民的惨象 只左右不是 动作也粘滞起来

忽然前面的人骚动起来 不再理会被打到在地上的人 传递来对立家族的人要出现了的讯息 所有的人迅速地在周围水田里仆倒隐蔽起来 敌方也知道我们已然接近 迅速地散了过来 我们看见对方接近 便挑起来与其扭打一团 我也被混乱的场面带动 提着拳头一次又一次重拳招呼起冲过来的敌人

当我从最后的扭打中起身来时 周围对立家族的人已没有站着的 然而家族的人似也全部走掉了 天已完全黑了 一群陌生人打着照明灯聚集在路旁 旁边的记者煽情地对着镜头讲述起这里曾发生的惨烈冲突 我茫然地走出田地 直觉告诉我不应该让摄像头拍到自己以避免自己的立场被误解的可能 然而不论走到哪里 镜头都紧随着我转动 周围的陌生人仿佛是在围观我 又似乎是有意识地参与一场纪录影片的拍摄 气氛严肃 却又带着无关旁观者轻易的同情和廉价的悲伤 我回避地往回走 眼前展开的情景却是黢黑一片 地上无可掩盖满眼暗红的血色 我无退路地往前走 终于看清的两爬动物终于让我本能地醒了过来

有记忆的时候 眼前一切都看不真 或许是低着头 或许是没有睁开眼睛 抓住她的手时 我是说什么也不会放开了 我抓着她靠到近前 凑到她耳边 也不知道有没有开口 只是心里有无数疑问要讲 我问她什么 她却也不答 也许梦中的我根本没有开口发声 只是梦的这一边我的好奇罢了 我最后的问题是能不能听到我说话 她还是没有反应 我明白了这隔阂 便不再发问 只抓着她手

再往后她总想让我把头低下来 我不明白 只是不愿 动来动去 还是抓着她的手 反复挣扎几次 我突然明白了她是在帮我洗头 我突然想和她开玩笑 不再乱动 直接把头浸在水里 装作溺死了的样子 我仗着自己并不在乎水中呼吸的问题 好长时间都一动不动 我正心想 她怎么一点没有反应 就醒了

醒来感觉好傻 但我知道她其实是迷路 惋惜得直捶枕头 手好想再抓一会儿


最后一个 是最复杂冗长的 醒来的时候 我仍然被不舍伤心的感情感染 但情节却记不清了 只是优子和阿敦最后在一起经历工作

去不同的地方 见不同的人 身边是这个惺惺相惜不舍分离的伙伴 最后的握手会 阿敦兴奋地爬上Live的舞台 大声地向走在后边的人喊“优子 优子” 过来牵优子的手 她身后是一片嘈杂的人群 一直淹没到眼界的尽头 优子却只在乎她的声音 不迭地答“嗨嗨” 去握她的手 任她使力将自己拉上来 和她站在一起

他们一起面向舞台下如潮的人群 敦子在身旁问 “优子 今天是几号?” 优子的大脑这才转动起来 “4月、17日” 她一字一顿答

说句实话 这个梦真正的日期是10月17日

无甚意味 美好的巧合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N

Nrandom

Author:Nrandom
/N2
一只流浪汉 流浪汉一只
AKB Holic

搜索栏
Bangumi图像榜单
N2 的个人主页
新浪微博
加为好友
FC2计数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