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RSS  Login

若浮云II


 
Category: 浮云天青  

不笑时的冷面真的好看啊迷路

距上次见面快一年了呢

本来一回来就写了一些回忆 但没有更到博客 这下也不知写到了些什么了 若是以后翻找出来发现写重了 就当我没什么好写的只能念叨那几句好了

当时宠物君问我怎么会第一次见面就认出他来 我回答了啥想不起了 其实原因吧 我看过宠物君的自拍不是吗 而且 那等待的感觉不正是吗 宠物君能认出我我才应该觉得吃惊吧

我觉得我应该想了第一句说什么的 想到的是什么就不记得了 说没说更记不得了 只记得他过来给我一个拥抱 我觉得有点惊讶 又觉高兴 回抱了下

然后他就把包甩给我让我拿了 一般情况不应该是你帮我拿行李吗 —— 虽然我没拿行李甩空手来的 而且我虽然一直自诩绅士会帮(我喜欢的)女士拿包但你又是怎么知道的啊 !!!

虽然是好几年的朋友 但是初次见面我果然还是 。。。 不知道要说什么 不过 又觉得反正是多年的朋友 也不要在意有没有话说 想不到要说的就不说是了 想到此的我 就真的很少说话 宠物君也许觉得我兴致不高 也很少说话

不过 好在觉得是朋友 虽然我很拘谨 但心里没有焦虑的感觉 放任自流的自由感 笑

总之吃午饭时始就没什么话讲 我想 吃就是了 不管 于是埋头吃 然后逛宽窄巷啦 画院啦

宠物君嫌弃我没文化 其实我有很认真在看啦 真的 就是真的是不太懂就是了

然后大概是去了咖啡店? 宠物君说走到看着顺眼的店 就进去 坐在咖啡店里他玩我的手机嫌弃我手机上的暴力熊 却又拿笔在纸巾上画它 很文艺地从包里拿出书来读给我听 读得很顺畅呢 看来是常有的习惯了 只不过他读得尚好 我却半个字没听进去 不明觉厉感十足 打滚笑

晚饭是在爷爷家吃 我有点怕他家的猫 却又好奇 学着听说的那样挠它的下巴 它半点不理 很淡定地走来走去 完全不受影响 。。。 宠物君用我的手机给锦城哥打电话 跟哥哥吐槽我摆着张臭脸 哈哈哈 但即使是这样我的表情似乎也没什么改善 。。。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啦 当时觉得大概就是正常的面无表情 。。。 吃饭时奶奶就一直跟宠物君说 帮你同学夹菜呀 他就夹了肉往我碗里扔 我心里一阵开心 乐得享受 很多事都是这样 他帮我全做好 我直接饭来张口衣来伸手就行了

晚上出门去看电影 走在路上他牵我手 我便顺手把他手收进口袋里来 不过我口袋一点不暖就是了哈哈哈 走到电影院前的广场时 他就跑去逗路过的大狗小狗 这点真是和唐医师相像 连狗不理都一样 到电影院我分不清座位 又被他嫌弃没文化 但为毛我发现自家这边的电影院位子是按顺序排的而不是单双数分开啊 这是一个谜

看的是金陵十三钗 我本以为是个搞笑片 真的 连开场旁白那我没认出的南京口音都让我觉得这应该是个搞笑片 如果我知道是以南京大屠杀为背景 我绝比不会看 说我刻意回避也行 但宠物君偏选的这个片子 于是看到情深处我一顿乱哭 哭到狠时 我用力打了宠物君一下 他便伸手来握我的手 拍我手背安慰 后果就是我哭得更狠了 眼前花得屏幕看不清 我当时想 坏了 这不整得我打他那一下像引起注意“快来安慰我!”似的了 我很用心地仔细地想了一下到底自己打他那一下是啥意思呢 想不出好的解释 于是心安理得接受他的安慰了 我心想 好吧 我眼干症好久了 难得哭这么狠

从电影院出来 我也不知是几点 路上已没人了 走不了几步便到家 想来也并不是很晚 因为那家伙又开电脑刷微博 。。。 总之应该是我先睡 关了灯我摸了摸自己脸 嘴角真的是向下的啊 平常的面无表情也不该是这样啊 纠结了一下 就睡着了 夜里这家伙睡的吧 也不能叫不安稳 就是明显是一个人睡惯了的 占床就算了 有一回我醒来是被压醒的 他有半边身压在我身上 人比我整个大一号 我连翻都翻不动 。。。 不晓得后来他是怎么又睡回去的

早上其实我醒得早 但是 我赖床 反倒是他习惯很好 闹钟响了他抓过来看了眼 只挣扎了一小会儿就起了 顺便把我拉了起来 我装睡赖着不肯 他便说今天要走 要早准备 总之把我翻了起来

有没伺候我吃早饭忘了 因为什么事情不能送我也忘了 让他伍师兄送我 他领我走到转角的公交车站 一一嘱咐我下车的站名 见到师兄不能摆臭脸不然师兄会伤心等等 将下车的站名发到我手机上 便送我上车 我跑到车上站在车窗旁边 车子开动 我看着他消失不见 突然想到这次旅行 竟与我去徐州阿斯塔家里时有一堆相似 一样的事事受人照顾 我走时一样的不能来送 相似的细节慢慢被我回忆起来堵在脑海里 我一句话也说不出 就这样很zhuangbility看着宠物君至不见 现在想来 是该招手 给他一个笑容的啊 这才像话

那天应该是下雨 然而回忆起在公交车上看到的分别场景 却有冬日橙色 真搞不懂啊 是谁擅自给染上了这么温暖的颜色?

总之大概给宠物君留下的印象不好 反而我很感激他的照顾 真是个好女人啊 到底谁是宠物谁是主人呢

嗯不对 这种情况下我应该说 真是我的好宠物 大笑



Comments

我突然想到一个细节
我突然想到一个细节
躺在回程卧铺上 我总觉身边的气味不对劲 有哪里过来的香味 我仔细想 似乎是宠物君身上的香味
早上作别时 似乎是左手碰了他的衣袖 如果所料不错 应是此时沾上的了
我头一回知道香味能这样 离开后仍未断绝 离他越远 离他越久 香味越不可捉摸 就这样被这无源头的香味陪伴了一路 回到永州
就是这样的回忆
咦 不是据说跟师兄一起吃了饭的?
Re: 没有输入标题
跟师兄的事儿没写 想保持印象完整 以后找时间单独写写

> 咦 不是据说跟师兄一起吃了饭的?

Leave a Comment

N

Nrandom

Author:Nrandom
/N2
一只流浪汉 流浪汉一只
AKB Holic

搜索栏
Bangumi图像榜单
N2 的个人主页
新浪微博
加为好友
FC2计数器